利来最给利老牌指导ag发财网

当前位置: > 利来最给利老牌指导ag发财网 >

微播易创始人韩毅搞黄云鸟科技,官微小编愤怒声讨

时间:2021-11-14 00:06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微播易创始人韩毅搞黄云鸟科技,官微小编愤怒声讨

作者:老谢

「煮熟的云鸟,还是飞了!」

近日,云鸟科技小编背刺公司,用其官方账号发布微博,控诉云鸟科技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和司机费用,并将矛头对准其CEO韩毅,表示「CEO韩毅一句没钱,就要破产清算」。随后,这条微博还是被删除。

不过,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云鸟科技小编的话仿佛一语成谶。11月1日,一份由云鸟科技的运营主体北京云鸟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在开始流传。

据悉,该公告称,由于2020年以来业务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目前现金流已枯竭,「公司被迫只能做出最无奈的选择,决定申请破产。」

作为曾经的独角兽公司,云鸟科技曾一度估值70亿,位列《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第264位,尊龙指定AG发财网

成立于2014年11月的云鸟科技,曾将自己定位为「同城供应链配送」的互联网平台,由于同样接受了金沙江资本的投资,所以被很多人成为「物流界的ofo」。

现在,这家公司终于还是步了ofo的后尘,陷入破产泥潭。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云鸟科技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呢?

曾经的独角兽何以至此?

根据媒体报道,这一次被云鸟科技小编点名的CEO韩毅,曾多次创业。据公开资料显示,韩毅曾是硅谷动力副总裁、无线娱乐公司魔龙的创始人以及营销平台微播易创始人。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韩毅为云鸟科技实控人,持股比例为17%,其还有20家关联企业。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调查显示,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将此事件定义为经济纠纷,并且已经进入云鸟科技盘查。公司创始人兼CEO韩毅不知所踪。

「成也韩毅,败也韩毅」,或许就是云鸟科技的真实写照。根据媒体报道,在创办微播易时,韩毅就结识了经纬和金沙江的投资人。

随后,韩毅在2014年底成立云鸟科技,随即在2015年1月就获得了A轮10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除了盛大集团,就是经纬创投和金沙江创投了。

对于云鸟科技和韩毅陷入的破产纠纷,微博易迅速割席并对外发表声明称,韩毅已于2014年离开微播易,不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活动,仅为诸多股东之一。

微播易与云鸟科技均为独立自主经营的法人主体,两家公司不存在任何业务关联或者财务往来。

不过,通过天眼查的信息可以看到,今年的10月13日,韩毅才卸任微播易的法定代表人。此外,韩毅目前仍然是微播易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了16.77%。

因此,尽管微播易希望通过公开声明主动割席,但看上去更像「此地无银」之举。

在成立之初,云鸟科技多轮融资,估值达到1亿美元。2017年初时,公司已在北上广深等14个一线城市开展业务,服务各类供应链客户10000余家。截至2016年底,公司运力池已拥有超过30万名司机。

由于同为金沙江投资旗下的公司,云鸟科技也和ofo有着密切联系。「草蛇灰线」,与ofo的密切业务往来,最终成为云鸟科技崩盘的伏笔。根据时代周报的报道,云鸟科技曾经是ofo在全国多地的单车调度供应商。

但随着ofo的暴雷,云鸟科技现金流开始受到影响,截至2018年9月,ofo拖欠云鸟科技的款项达到1.1亿元。2017年之后,云鸟科技便被投资人所遗忘,再无新融资。

即便如此,在2019年10月,云鸟科技依然能够以70亿元的估值,位列《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第264位 。

不过,这样的榜单和估值,似乎只是为了云鸟科技寻求接盘侠而人为制造出来的假象。

为了获得融资输血,云鸟科技开始频频寻找买家。据媒体报道,2018年前后,云鸟曾先后与58集团、京东、美团传出收购绯闻,但最后均没有下文。

这一次的暴雷,虽然在情理之中,但却也令很多人意外。据媒体调查报道称,这两天有不少货车司机、公司内部员工、供应商到云鸟科技「讨债」,有的人等得久了就想搬些东西走。

一名男子甚至气冲冲地拖拽着工位上的鼠标、充电器等物品往纸箱里装,但为很快被现场公安人员制止。

在云鸟科技发布公告中,云鸟科技表示,「公司管理层感到无比愧疚和自责,在此郑重道歉。」但仅仅愧疚和自责,似乎并不能弥补供应商、员工,以及被欠款司机的损失。

暴雷前夜仍在非法集资?

2017年后,云鸟科技融资不畅,韩毅开始带领公司转型重资产模式,开始自建车队。在当时,韩毅曾对外表示,2018年云鸟科技会投入1.5万辆的新能源物流车。

不过,重资产的故事,依然没有获得投资人的青睐。2018年,韩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预计将于「8月中旬」公布最新融资消息,但随后便杳无音信。

融资失败后,云鸟科技便陷入了长期的沉寂期。但到了2021年,云鸟科技却突然发力开始疯狂扩张,在全国多个城市增设了营业部。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在今年十一假期前,云鸟科技在全国员工数超过3800人。

为了配合扩张战略,缓解公司现金流压力,云鸟科技要求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每月需认购云鸟科技发行的理财产品「互利筹」。

每月,分公司需完成相应指标,将资金在月底前筹集上来,用作公司账面资金。据悉,「30天互利筹」的利息达5%,「365天互利筹」的利息高达12%。

所有的这些,似乎都是云鸟科技在做最后一搏。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调查显示,在云鸟科技的办工区,还流落着《云鸟科技商业计划书》和《摩根士丹利简介及香港上市探讨 云鸟科技》两份文件,落款时间分别为今年8月和9月。

这意味着,云鸟科技在行将就木之时,做了饮鸩止渴的行径。用「非法集资」的做法来做最后一搏,这钱或许一开始就没打算还。据媒体报道,一位云鸟科技中层管理人员称,其估算的公司欠款已超过1亿元。

到了今年10月,忽悠投资人未果后,云鸟科技开始频繁陷入「跑路」传闻。

10月中旬,公司发布声明称,由于云鸟科技战略调整,公司对部分城市进行了业务优化。对于业务优化过程中涉及到的员工和司机,云鸟已与各城市代表进行协商,并给出了「优先给付+分期给付」方案。

事实上,云鸟科技的最后一搏,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现在的物流赛道,已经不同了。

曾投资云鸟的红杉中国参与领投了货拉拉的D、E、F轮融资,三轮总融资额达23.15亿美元;曾助力云鸟创业起步的金沙江创投,也参与到了满帮集团E轮19亿美元融资中去。

曾经的「物流界ofo」,现在成为了有一个ofo,被投资人所抛弃。

但事情似乎并未结束,因为云鸟科技在9月份的最后一搏,司机的加盟资金、员工被迫认购的理财资金,还有供应商被拖欠的资金,都不会不了了之,投诉和维权将会成为了公司破产后的主旋律。

这些人的利益,也不是一句「抱歉」就能一带而过的,借用当年的一句很有名的话,「别让韩毅和云鸟科技跑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咨询中心